Other Song

English Song

《等一个人咖啡》(7.1)寂寞的咖啡因

寂寞的我在寂寞的夜,寂寞地想着寂寞的你,
寂寞的风,寂寞的雨,寂寞地数着每颗晨星,
而寂寞的夜,寂寞地泡在咖啡因里面。

“喂,你的肯亚。”

老板娘的眼角余光扫到门口,微笑提醒我。

泽于依旧是一身干净的衬衫、休闲裤,还有一双擦得晶亮的棕色皮鞋。


但今天他的身边多了一位,不,应该说换了一位女伴。

“不会吧?”我心中微微不安,虽然他身边的女伴可能是普通同学或社团朋友,如果我假装没有看见他们手牵手的话。

“看来,有人又抢先一步喝了肯亚。”阿不思见缝插针,一下子就戳破我脆弱的心灵。

泽于拿着菜单,在那女生的耳畔轻声细语,大概是在作简单的介绍。

那女生边听边点头,还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柔亮的乌黑长发瀑布般垂晃。

“那女生真漂亮,是我喜欢的那一型。”阿不思首先发表评鉴感想。

可恶!连史上最强的拉子阿不思都投她一票。

“思萤,两杯苏拉维西,再一份冰淇淋松饼。”泽于走到柜台,他的微笑干净的令人伤感。

“不点肯亚?”我将声音压低,保持甜美的笑容。

我喜欢将这件事当作我跟他之间独特的秘密默契。

泽于吐吐舌头,拿着柜台上的铅笔在便条纸上快速写着:

“我的新女朋友,还可以吧?她喜欢苏拉维西,所以我还是先习惯为妙。”

我看了纸条,拿着泽于转递过来的铅笔,写上:

“看起来比上次那个乖。ps:可以试着做自己啊?”

其实我是希望他们吵个无谓的小架,然后滚雪球变成大架最好。

泽于苦笑,拿笔又写道:

“喜欢女朋友喜欢的东西,似乎是我恋爱的功课。”

我咬着下唇,写道:

“那她呢?你准备了什么习题给她做?”

泽于歪着头,想了想,铅笔在便条纸上似乎当机了。

过了几秒,他写上:“......”然后又是个经典的苦笑。

我的宝贝,你的恋爱在遇到我这个真命天女之前,一定都是多灾多难的。

等我考上交大,一定去解放你。

我调皮地写着:

“等一下,我可以去你们旁边拖拖地、擦擦玻璃吗?”

泽于在纸上画了个笑脸。

泽于回到座位前,挑了两本时装杂志。

一本给女友,一本给经常看财经杂志的自己。

“真是个体贴的人。”我沮丧地说,将便条纸收好。

这些便条纸都是以后我们回忆这段初遇时光的美好素材。

“真是个换女朋友换得超快的人。”阿不思打开咖啡豆罐,下了个批注。

“那是因为他条件好啊,当然没两天就换新的女朋友。”我替他辩解。

希望泽于保持这个速度,然后赶快将这个漂亮的女友换掉。

“不如我帮你追走那个女的,这样肯亚又是单身一只。”阿不思开玩笑的时候一点表情都没有,我真希望她当成一回事。

那天晚上,我就唉声叹气地,看着泽于静静地陪着新女友看了两个小时的杂志。

我也在他们旁边不停擦玻璃、拖地、整理窗帘等等,但我什么都没听到。

他们就像一对沈默又优雅的石膏像,无声地约会,偶而的交头接耳也是在耳畔进行。我开始怀念之前那个火爆女孩了。

0 位帅哥美女留言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