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Song

English Song

《等一个人咖啡》(7.8)

后来整个高三上学期,泽于都定下来了,跟那个辩论社的学姊出双入对。

那学姊叫什么我始终没有听见,只知道泽于都叫她对方辩友或是法官大人的,我听的心烦意乱,但自始至终泽于的对方辩友都不晓得我跟泽于不仅认识还会偷偷传纸条,这个小秘密可是暧昧的美好默契。


历经了三次模拟考跟三次月考,还有跟小青晚上留在学校念书的2000.2001读秒跨年,日历总算撕到了寒假。

“你们要玩咖啡店吗?我可以把钥匙留给你们开party喔!”老板娘晃着钥匙。阿不思打了个疲惫的哈欠。

老板娘发给我们年终奖金后就回彰化老家过年,咖啡店自然暂时停业。

不去打工,跟泽于没有相遇的条件,我整天魂不守舍,怅然若失自己为什么没有他的电话号码,要在马路上萍水相逢,我又自认没有言情小说女主角那么幸运。

不过,我还有阿拓的解闷专线电话。

于是寒假的三个周日,我们都到洗衣店楼上享用金刀婶的梦幻过年大餐。

“这道菜可了不起了,叫西子捧心之沉鱼落雁!”

铁头拍拍坚硬无比的脑袋,看着桌上的鱼跟燕被莲心围拱着。

也去看了五次电影。

“你知道刀子刺进人肉里的感觉吗?其实,要看刺到的是哪一团内脏而定。”

暴哥慢调斯里地解说,布幔上放映的是安迪贾西亚主演的角头情圣。

但小才还是没有练出人体喷火绝技。

“你看,你能想象人类可以大出这么长的粪便吗?我忍了很久才练出来的。”

小才得意洋洋展示一条长达八十多公分的瘦长大便,那是他用意志力压制肛门扩约肌的结晶。

念书当然也是生活的重点。

寒假里阿拓除了教小才功课,也会指点我数学。

阿拓的数学本来就不赖,教起来尤其好,总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我解题的窍门。

他在知道我的第一志愿兼唯一志愿是交大管理科学后,也提早加强了我机率、线性代数跟排列组合的项目,他说反正这些都是管科必修的数学科目,不如趁现在打好基础,好像我一定会考上似的。

“不要想那么多,好好念书,几个月之后你就是交大的新鲜人了。”阿拓监督着我跟小才算数学,自己则捧了一本密密麻麻的原文书趴在小才的床上划线。

高三下学期。

为了专心冲刺课业,小青辞去了金石堂的工作,我也改成礼拜二、礼拜四到咖啡店打工,其余的时间都拿来啃书,这段期间我在洗衣店跟铁头聊天时,意外发现他是个历史地理的自修狂,不管是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他。

铁头这种人当然很得意啦,于是每个礼拜天都在洗衣店担任我免费的史地小老师,吃饱饭就在客厅地上铺开地图,用说故事跟逻辑推演的方式,告诉我二次世界大战各国的军事政治是怎么运作的、几个参战国与名将是怎么在欧洲大陆鏖战,我听得一愣一愣,然后惊觉历史原来是要跟地理一起读的。

“你怎么会懂这么多?”我讶异铁头的渊博知识,还以为他只是个铁头功迷。

“如果你有注意到卡拉OK墙壁上满柜子的书,啊哈!你就不会这么惊讶了。”铁头很跩地笑着。

最后两个月,正当我为了英文跟中文一直无法更上层楼的时候,阿拓更找来了直排轮社的强大奥援。

“想当初我联考的时候,英文可是九十二的超高分哩!”社长阿爆笑嘻嘻地拿出厚厚的参考书跟考卷。

“我号称中文绝地大师,愿原力与你同在。”大界王拍拍肚子,抖动眉毛。

在这两个从天而降的救星的特训下,我连在梦里点个大亨堡都会念英文,跟小青问个话都用文言文。

就在联考结果发布的那一天,阿拓带我去市区的网咖。

我在计算机前紧张地键入名字跟身分证号码。

几秒后,在2001年的夏天。

“恭喜你,交大管科新鲜人!”阿拓大吼大叫,跳到网咖的椅子上举起双手。

“好开心啊!好开心啊!”我大叫大哭,让阿拓紧紧握住我的手,用奔腾不已的内力庆贺。

0 位帅哥美女留言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