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Song

English Song

《等一个人咖啡》(8)交大新鲜人

他是一杯清澈的白开水,也将所有人看成透明,
他的世界很简单,也所以很有趣。
或者说,能够被阿拓当成白开水的人个个都朝气十足、别具特色,
在阿拓的形容里,他们都是好人、都被祝福。 

考上大学的暑假对我来说有三个意义。

一,哥教会了我骑摩托车,而且是他那台需要打档的野狼。

“骑野狼的女生哭她妈的拉风帅气,怎么样?哥这台便宜卖你!”哥拍拍他的野狼,推荐我”帮他”买下它。


后来我真的买下哥的野狼,还骑着它考过驾照,在监理所路考时果然吸引所有男生的赞叹声。而哥哥就拿着他先前存下的打工钱,再加上卖野狼的两万五,买下了他生平第一台小汽车。

二,阿拓教我学会了蛙式,还让我慢慢能游上一千公尺。

“既然你会了,那我们来比赛吧,我让你五百公尺,看谁先游到一千?”阿拓戴上蛙镜,看着刚刚换气失败、吃了一大口水的我。

说来很神奇,我跟阿拓在游泳池一起认识了经常溺水吓坏救生员的阿珠,阿珠她有浮桶的身材却没浮桶的好本领,常常在水深1.6米的池子里把自己呛昏,阿拓跟我各救了她五次,救到都熟了。

第三个意义,就是别离。

“以后你就留守新竹了,记得常常写信跟我报告你跟那杯肯亚的进度啰!”

小青真是成熟懂事,道别的时候一点都不会伤感。

小青没有念台大,因为他的安那达篮球队长考上了远在台南的成大电机,而她也填中了成大外文。

命运就是这般好好玩,你想往北飘,它却要你往南渡,而且渡的心甘情愿。

“我会的,记得回新竹的时候一定要找我,我请你喝咖啡。”

我嘟着嘴,眼眶都红了,看着她身边的负责扛行李的男友,又说道:”你不准欺负小青,要不然我认识一个叫暴哥的黑道大哥,准打爆你的头!”

小青男友,那个叫阿神的大男孩只会傻傻笑着,一点都不像考上成大电机的聪明鬼。他们俩拿着笨重的行李走上火车,我赶紧将眼中积聚的泪水一手擦掉。

看着他们的背影,觉得自己真是逊掉了。

阿神已经托认识的学长在台南找好了租屋,两个小情侣将展开同居生活,一下子,就把我拋得老远,望尘莫及。

车门关上。

小青没有回头,阿神阳光灿烂地向我招手。

我心底很希望,小青只是不想让我看见她的眼泪。

火车离去,我留着。

留在风城,留在等一个人。

对我来说,交大不是一个陌生的学校。

交大座落在我熟悉的新竹,以前也曾用它全台最华丽的浩然图书馆念书。

那阵子不管经过多少次宏伟新盖好的女二舍时,总会惊艳交大的女生不只在比例上属于稀有动物,连居住的地方都是宝贝再三的稀有动物保护区,而且几乎不必抽签,房间多的是

。可惜大一新生都是住在老旧的竹轩,还得熬上一年才能搬进五星级宿舍。

现在我已经将行李放在脚边,铺好床,在衣架上吊几件可爱迷死人的衣服,在书柜放上几本让我闻起来有学问的村上春树。我总算脱离跟哥共享房间、折损少女气质的惨状。

“哇,我们寝室人都到齐了,就缺一台计算机。”

新室友思婷是花莲人,花莲女中毕业,她说她有一半原住民血统,皮肤略微黝黑,眼睛大大很灵活,说话很有精神。

思婷的头脑很棒,念的是联考门槛最高的电子工程系。

她的名字跟我一样都有个思,所以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还缺一个全身镜?”

说话的是百佳,台北人,北一女中毕业,从她满桌子昂贵的保养品可以知道她家蛮有钱,人也出落得很漂亮,高高的,好像有一百七。

百佳身上总是香香的,但她没喷香水,我们问她,她都说大概是熊宝贝衣物柔软精吧?我却说她天生丽质。

百佳是我的同系同学,学号只差了一号。

“全身镜个屁。”

骂粗话的是将头发剃成刺猬的念成,念成她是我生平认识的第二个拉子,她将”我是拉子”四个字贴在她的书桌上一次出柜个够,免得我们一个个问她让她很烦。

念成不戴胸罩,总是性感的激突,T.shirt配上破烂牛仔裤、加上动不动就干粗话,都是她的标记。

念成是甄试进外文系的高材生,但我很少听她说英文,就连骂粗口也是非常本土有劲。

“计算机就交给我了,我这几天会约懂计算机的朋友跟我去挑。大家就先用我的吧!”我说,我打工一年存下来的钱可以让我买哥的野狼、学费一学期,当然还得要有一台交报告写程序用的计算机。

跟我约好的当然是阿拓。

那天晚上阿拓并没有带我去光复路上一长排的计算机用品店挑零件组计算机,而是直接了当收了我五千块,然后载了一台计算机给我。

“很简单啊,大家都有不要的旧零件,我一间寝室一间寝室去要,机壳啊、屏幕啊、硬盘啊、内存啊,加上用你五千块买的新CPU就凑了个大概,很够用了。如果你觉得机壳要新的,那我们就再去挑啰?”阿拓说,他真替我省了不少钱,于是我很高兴地请他吃了顿清大夜市的肥仔龙铁板烧。

我将计算机搬回女二舍时,室友们都围过来看我上网,那也是阿拓在网咖教我的。

刚开学,就是一连串的迎新活动,有系上的,有社团的,也有传说中家族的。

家族制,是许多大学共有的美好传统,不外乎学姊带学弟、学长照顾学妹,一个完整的家族至少有八人,但只有在女生众多的管科与外文才有从大一到大四都是男女各对的情况。而负责照顾我的大二直属学长,是一个总是穿拖鞋跟汗衫、头发自然卷得一塌糊涂的柯宇恒。

“想参加什么社团啊学妹?挪,鸡排跟珍奶,掰掰。”柯学长总是随便跟我哈拉两句、拿给我宵夜就想走人。

我一打听之后才知道他是个怪人,以前也参加过辩论社跟AIESEC等一大堆看起来很聪明很有前途的社团,但因为他迷上举办很没有前途的格斗活动而作罢。

坦白说柯学长不是一个很懂得好好照顾学妹的那种交大传统色胚学长,跟我讲话常常心不在焉,要不就是胡乱勉励我要好好读书孝顺父母把握青春好时光等,他对我做过最礼貌的事,就是邀请我去看他在管理一馆地下室偷偷举办的新生杯自由格斗赛,有一团鼻血喷到围观的我的脸上时,他大声喝斥朋友拿卫生纸帮我擦擦。

百佳就幸福多了,漂亮的她不只有来自系上学长的一大堆邀约,还有别系所学长的奶茶跟鸡排,慈悲胃口又小的她总是将堆积如山的鸡排跟奶茶送给我们吃,有时我们嗑不完还得劳烦其它寝室的学姐学妹行行好,或是拿去八舍外面给摇着尾巴的狗狗吃,养得他们看到鸡排就怕。

社团,那当然是辩论社莫属啰,谁叫泽于喜欢动不动就说对方辩友对方辩友的,多半喜欢伶牙俐齿的女生;也因为泽于有恋长发癖,所以我开始在一年前已将头发留长,开学一个礼拜还去弄了离子烫。

泽于对我考上交大倒没很惊讶,他说,他早说过我是个敏锐的女孩,敏锐的人尤其聪明,加上一点努力,做什么事都会成功。


对于我加入辩论社,泽于也是一副早就料到的神机妙算样,丝毫不感惊讶。

他志愿担任管科队的新生杯指导,而同寝的百佳除了忙戏剧社的校长杯比赛,当然也被我拉进辩论队里并肩作战。

“迷死那些男生让他们分心的部份就交给我了,其它的,比赛真正的部份,嗯嗯,思萤、巅峰,你们可别偷懒。”百佳说得轻松自在。

说实话她可是各个社团竞相邀约的红牌,又要参加戏剧社的比赛,还要参加山服的迎新露营,真没什么时间讨论论点,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跟泽于很帅的份上,百佳完全不考虑尝试辩论赛。

新生杯初赛的题目是”台湾应废除农业保护政策”,我们打反方主张维持现状。漂亮的百佳担任迷惑敌方的反一,很有小聪明的男生杨巅峰担任反二跟结辩,算是主将,我则担纲反三;在泽于的英明指导下,我们一路击败应数跟外文,顺利进入最后的四强复赛,题目换成”台湾应明文禁止政治置入性广告”。

复赛这题目很神秘,光是要让我跟巅峰了解它到底在说些什么,泽于就花了三天,但担任诱敌先锋的百佳实在太混,导致正式上场跟弱队应化比赛时只能用语无伦次来形容百佳的惨状,我真后悔没干脆拟个讲稿给她去背。

所以我们输了,只能跟意外败给控工的历史强队土木争夺季军。

我当然不怪百佳,她本来就是热情赞助的救火员,但我还真的拟了一份声明稿跟答辩分针给她,让她在季军战中好整以暇地念完。

不过土木系有个建中辩论社的前社长坐镇,我可没敢指望会打败对方,我只是想让百佳好好把论点说完别让后面的人花时间尽收烂摊子。

但我们居然赢了,得到了季军跟六百块奖金。

“嘻嘻,因为我答应跟那个土木的主将去看电影啊,他当然不好意思赢我们啰!”百佳事后在寝室笑嘻嘻地说。

原来百佳一直对复赛第一轮的失败很内疚,于是打听对方主将的寝室电话,不惜使出美人计诱拐对方输诚。

难怪我一直觉得土木那位辩论经验丰富的主将怎么吞吞吐吐个没完,连论点都讲不清楚,一度还怀疑建中辩论社的水准。后来百佳约会回来还告诉我,第一强队土木队之所以输给控工队,也是因为那位土木主将先生。他前晚在社团中心玩梭哈输给控工的主将五百块,只好用战败来还。

“那个土木主将听起来很有自己的风格啊,是个有趣的家伙呢。”阿拓听完后哈哈大笑,跟我猜想的反应一样。

“所以百佳后来还跟他看了第二次电影、第三次跟第四次,果然胜负不能看一时,世事难料喔。”我也笑了,递给阿拓一杯爱尔兰咖啡。

忘了说,我还是在等一个人咖啡店里打工。

然而料想不到的是,看似海阔天空的大学生活比起压力重重的高三,课余可利用来打工的时间反而缩水许多,我不仅要参加社团、各式各样的联谊,还要适应一大叠原文书的课业,所以我只在周一、周三、周五到咖啡店。为了纾解阿不思的工作量,我跟一直在找家教机会的念成提议先去咖啡店打工罢。

“咖啡店个屁?时薪比起家教实在太低了。”念成爽快的拒绝,拿起飞镖掷向吊在木板门上的轮盘。

“你认识拉子传奇阿不思吗?”我试探性地问。

第二天念成就到店里打工了。

管科的女生很多,是交大所有系所中女生数量排行第二的,只输给外文。

许多汗臭味浓厚的科系都喜欢找管科的女生当学伴,连络的劲比起班上的男生还要勤,送的鸡排也比较大块,奶茶如果没排到汤记的还真不敢送上门,连相貌平凡的我也收到了两个跨系学伴的邀约,一个想带我到竹东方向的宝山水库吊桥看星星耍浪漫,一个则想带我去看电影。


“我应该去吗?我喜欢的可是泽于,对其他人我都没感觉说。”我在寝室里故做忧郁状。

不过说真的,有人邀约我还是喜事一件,如果哥在旁边就可以把他比下去了。

“欲擒故纵,百试百灵。”百佳用着我的计算机打B丢水球,经验老道地笑笑。

也对,经济课本里面说,股票要有人买有人卖才有价钱,也才有攀高或杀低的空间。

于是,我高高兴兴地出门,但两次都败兴而归。很简单,因为我骑野狼。

一个不需要男生载、座骑屌过男生的女生,好像不容易受欢迎。

可偏偏我刚学会骑摩托车,兴致高的不得了,情愿一个人吹冷风也不愿假装弱女子让人载。

“这是当然的啊,如果我老婆跟我说她会见鬼的铁砂掌,靠,我还能不跟她离婚?女子无才便是德,有志难伸大丈夫!”铁头夹起一块沾着蜂蜜的火腿肉给我。

今天是星期天,金刀婶照例开炉。

金刀婶在高雄厨艺学校实习的大儿子拨空回家同学会,顺手跟她妈共同整治了一桌好菜,其中一道”胡盐乱鱼之鸡同鸭讲”深得我心。

“这样说也不对,我妈厨艺世界第一,那还有谁比得上?我爸只有更疼她!”

金刀长子不能苟同。

“女人本来就该下厨房的嘛,厨艺再怎么好也是应该的啊,只要跟男人会的东西不冲突,马的就天下太平!”铁头说到激动处,用拳头狠狠敲了自己脑袋一下。

我委屈地夹着菜,用力扒饭。

上次去暴哥家看阿甘正传时说给暴哥听,暴哥也是冷冷地说:”如果我女人敢把刺青弄得比我多,没第二句话,大家只有见血。”

每个男人都是一个样。

“还好啦,我也不会骑打档车啊,如果思萤你有空,不妨教教我啊?”阿拓不在乎地说,嘴边都是一颗颗饭粒。

阿拓就是这样不在乎男子气概,难怪女朋友会被很有气概的阿不思掳走。

但我还是很开心地教阿拓骑野狼,因为我可以想见阿拓跟他朋友描述我的神情与肢体动作:”走,带你去看我认识的一个女生,她骑的可是野狼!”我终于也成为阿拓收藏的怪朋友之一。

阿拓他没十分钟就学会了,半个小时以后就骑得跟我一样顺手,之后的日子里我们常常交换摩托车骑,或者有时我载他、有时他载我,有几次,我们还比赛谁先骑到南寮放冲天炮的老地方,目前是四比二,我小输。

**************

然后将镜头切回到泽于。

泽于原本开的是他爸换掉的二手房车,后来小跑车标致206刚刚风行时,泽于在对方辩友的大力鼓吹下卖掉股票买了一台,车子常常停在十舍对面,十分拉风。

令人高兴的是,泽于换车后不久,也换了个女朋友。

“学长,太令人错愕了吧?车换了,连学姊也甩了,真是一箭双鵰。”杨巅峰在社团教室里翻法条,没大没小地乱用成语。

泽于没有生气,只是露出久违的苦笑,笑笑说学弟你不懂的,爱情路上坎坎坷坷,就如股票市场里波荡起伏,没有长红的涨停板。

这番话我依稀听阿不思提过,她真是料是如神。

也因此我变得很喜欢去活动中心里的社团教室晃,不管是拿原文课本去那查字典也好,或无聊跟社团学长姐下跳棋也罢,我越常待在那里就越有机会邂逅泽于,好弥补我不在咖啡店错失遇见泽于的机会。

更何况,我们还保有传纸条的习惯,即使是在只有两人的小小社团教室里,我们各做作的事,已大四的他准备研究所甄试,新鲜人的我念书、画海报,表面上空气经常是静默的,但我们俩五颜六色的小纸条还是贴满了彼此的笔记簿。

小纸条上虽然大都是无关痛痒的对话,但依照言情小说订下的规则,越是没有心机越不知所云的谈话,越是堆积情感的深秋落叶,猛一回神,已将彼此掩埋。

“学长,当初你怎么会加入辩论社的啊?”纸条我。黄色。

“我大一的女友打新生杯时邀我入队,就这么进来>@<“纸条他。红色。

“是喔,那么好商量^^”纸条我。绿色。

“是啊,一见钟情的魔力让我在辩论社打滚了四年:~”纸条他。粉红色。

“后来呢?她是现在哪位学姊?淑芬?巧凌?好奇莫怪:P”纸条我。粉红色。

“没啊都不是,跟我分手后,她就渐渐没来社团了(逃~)”纸条他。蓝色。

“梅蓁学姊跟你交往了一年,好像是目前最久的呴?”纸条我。黄色。

“不啊,我“国中”时可是暗恋了班导师整整三年喔(正经)。”纸条他。粉红色。

“......”纸条我。白色。

“是真的。”纸条他。白色,啪一声贴在我的额头上。

我提过暧昧是恋爱中最美的那部份,暴哥也表示同意,他说暧昧之于恋爱就好比刀子在内脏里乱搅的前十秒之于砍人。

但我必须承认我等的有点急了,不像老板娘那般的好耐性,她至今还天天搞那杯老板娘特调等有缘人。我很想让这次的机会轮到自己,是时候谈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恋爱了。尤其,我发觉我收集到的纸条已经多达三千多张,如果裹足不前,万一真的跟泽于成为好朋友的话就得不偿失。

关于这点,我请教寝室里每一个人。

“在我们部落里,如果女生喜欢一个男生,就应该在那男生到自己面前歌唱时害羞地插一朵花在他的头上表达爱意,两个人如果情投意合,三天后就可以结婚了。”思婷闪耀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为我上了一堂风土民俗课。

但泽于不会像歌舞片里的主角一样突然暴走唱歌,所以我也没什么机会插一朵花在他头上。

“当然继续欲擒故纵啊,我介绍几个鸡排送的很大的学伴给你,你假装不经意传纸条让泽于知道你都忙着约会,刺探刺探他的反应,他如果喜欢你就知道该怎么做啰?如果他不喜欢你,你也没有损失,因为那些学伴送的鸡排真的是很Q,人也应该不错,挑一个啰!”恋爱专家百佳这么说。

虽然我怀疑会用鸡排看人的百佳只能称上被爱专家或鸡排专家,而不能称为恋爱专家,但我以前喜欢用咖啡品人,所以也不能多说什么。

“叫你那头暴哥啊?我不信暴哥拿刀子抵着他的脖子,他还会拒绝你。”念成很冷淡。只喜欢女人的她愿意给点意见我就很感动了,其它我都当日常生活的娱乐。

后来我采纳了百佳的意见。

因为我等不及泽于突然扯开喉咙唱山歌,也不想烙暴哥跟他的西瓜刀。

过了两天,我在社团一个人煮汤圆当晚餐,一边算线性代数课本上的习题。


我提过阿拓为我的线性代数跟机率都打下很好的基础,对于许多章节我都驾轻就熟,甚至还觉得大学的题目比起高中的参考书要简单许多。

而泽于,大约在晚上十点时抱着几本补习班发的讲义进来,向我微笑点头后,就靠着装满奖杯的铁柜读书。我盛了一碗汤圆给他。

“昨天我来,怎么没看见你?”纸条他。蓝色。

“喔,百佳跟资工学伴约好了,但她临时有事。”纸条我。绿色。

“@@//听没有......啊!你代替百佳去?”纸条他。深蓝色。

“学长真是个敏锐的人:)”纸条我。黄色。

“是喔,那前天呢?也没看见你耶@@~”纸条他。深蓝色。

“前天百佳跟应数学伴约去十八尖山,但她也没空啊:P”纸条我。白色。

“喔。”纸条他。黑色,配上立可白字。

我偷偷看了泽于的表情一眼。他噘着嘴,故意装可怜。

浓浓醋意的纸条,让我心情愉快了两天,连走路都像鞋子长了翅膀。

但到了第三天,我在等一个人咖啡店打工时,我再度傻眼。

泽于的对面又坐了一个长发美女,一个脸蛋只有巴掌大的九头身美女。

桌上摆了两杯柳橙汁,两本HERE美食杂志。真可悲。

“他就是泽于?”

阿拓坐在柜台前面,喝着我请的薄荷拿铁,手指偷偷指着后面。

他晚点要跟我去看小才,听说他养了一只会吃槟榔的鹦鹉。

我点点头。

泽于远远对着我一笑,我赶紧挤出笑容。

“我可以去认识他吗?”阿拓问。他很认真,也没恶意,我知道。

“我不想。尤其在这种时候。”我撕下一张便条纸,原子笔在上面写了个”95”。

“喔。你在写什么?”阿拓问,看着我的粉红色纸条。

“那杯肯亚新女朋友的分数。”阿不思鸡婆替我回答。

“怎么知道那女生就是泽于的新女朋友?”阿拓问阿不思。

他们俩过去一年虽然没有交集,但之间已没有了尴尬,除了阿拓 的前女友兼阿不思的现任女友外,两人什么都谈。

“这很平常。”老板娘也鸡婆透顶。

“节哀。”阿不思拍拍我的肩膀,老板娘塞了块饼干在我的嘴里。

后来我照例假装拖地,趁着掀开桌底清理时,贴了那张便条纸在泽于的小腿上。

泽于快速看了纸条后,对我报以”你真识货”的笑容。

没听见我心碎的声音。

后来泽于跟九头身长发美女待到店打烊了才走,我跟阿拓偷偷跟在后头,远远看着泽于打开206小跑车的门,绅士地邀美女上车。

“如果可以坐在泽于身旁,我不介意不骑拉风的野狼。”我说,都是有气无力的鼻音。

阿拓没有回话,只是陪我踢着地上的饮料罐。

我踢过去,他踢过来。

“阿拓,我是不是很阿呆?还是长得真的很不起眼?”

我踢着罐子,看着泽于的车子驶离。

“不会啊,不要这样想。”

阿拓将罐子踢高,用膝盖巧妙地顶着,平衡。

“阿拓,你觉得我会不会就是泽于的那一个人呢?”

我问,想起了老板娘。

据阿不思说,今天一个失魂落魄的中年男子走进店,点了一杯老板娘特调。

于是老板娘调了一杯超级畸形的小麦草蓝山咖啡,还附赠一块草莓蛋糕。

但神奇的是,那中年男子喝了一口后,竟哭了起来,然后就陷入一言不发、长达两个小时的沉默,但确定不是抗议舌尖上的古怪气味,因为他最终还是将咖啡给喝完。老板娘也尊重他不想聊天,于是静静坐在他对面翻了两个小时的杂志。

“那一个人?未来的女朋友吗?”阿拓将罐子踢起,用另一个膝盖接住,平衡。

小才教的。

“喔,我忘了你没听过。”我看着阿拓膝盖上的罐子。

“听过什么?”阿拓将罐子踢给我,我赶紧用膝盖接住。

“老板娘等一个人的故事。”我说,身子一个不稳,膝盖上的罐子跌下。

我跟阿拓走上光复路上的天桥,看着底下川流不息的车灯光影,我缓缓说了一遍那美丽的咖啡店传说,阿拓听的一愣一愣。

然而阿拓毕竟是男生,不像我听到流眼泪,他只是不停地点头。

“老板娘一定会等到那一个人,就像金刀婶终会遇到金刀桑一样。”阿拓深深吸了一口

气。

“那么,我会是泽于一直在等的那一个人吗?”我问,看着阿拓。

阿拓老实说他不知道,但他说了将近一百句话鼓励我。

“我运气很差,这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说真的我只有一知半解,但我想谈恋爱就跟做任何事一样,都需要努力,但我们不是努力想向任何人证明什么,努力就是努力,努力就不会有遗憾。思萤,加油。”阿拓拍拍我的肩膀,他的内力拍得我咳嗽起来。

后来下天桥,我骑着野狼载阿拓去竹东小才家,看他辛苦训练的搭档鹦鹉表演喝醉酒吃槟榔时,我都还在想阿拓这一番话。

我的恋爱,或者说,我那一段还没开始的恋爱,是不是想试着证明什么?

证明努力之后一定会开花结果?我最后会跟泽于在一起?

我想向泽于证明我才是他的真命天女?

证明放在恋爱里面,不正是最重要的事吗?

我心不在焉,直到鹦鹉将槟榔汁吐在我的脚边我才尖叫醒来。

后来在回交大的路上,换阿拓载我。

夜深了,引擎的声音在大风中显得格外孤单,一样的车速感觉却更快。

坐在后座的我,终于开口问阿拓他久违了的心痛事。

“阿拓,如果证明不重要,怎么让对方知道自己才是跟他最速配的人呢?”我问:”如果对方不相信两人是天生一对,怎么相守在一起?”

“在一起比较简单,考试比较难,考试有分数,但在一起是不知道分数的啊。”阿拓的声音在风中鼓荡:”既然没有分数,也就不需要证明啦。”

“歪理。”我发觉阿拓不是头脑简单,就是很爱玩文字游戏。

阿拓没有回答,默认自己是歪理大王。

“阿拓,你应该是努力型的对不对?如果努力就是恋爱的一切,为什么你会输给阿不思?我看阿不思不是个努力的人,她很懒的。”我问。

阿拓没有说话。但我知道他只是在想,而不是摆酷晃过问题不答。

于是我静静等待车速缓下来的时候。

“我想,阿不思也很努力,只是努力的时候我们都看不到吧。弯弯是个很聪明的女生,谁比较努力她一定看得出来。就像你老板娘说的故事里、那个锲而不舍的青梅竹马,他虽然沮丧说过,恋爱能不能成功其实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但他最后还不是努力让他们俩在一起?如果不努力,老板娘早就嫁给别人了,如果老板娘嫁给了别人,就不会有店让你去打工,我也不会有机会遇到仗义执言的你,所以说努力还是最重要的,对自己对别人都好。”阿拓越说越偏说了一大堆,车速开始变慢,好让我听得清楚。

“你这样说,真是把阿不思捧上天了。”我叹气,实在没法联想阿不思努力取悦一个人的样子。

“嘻嘻。”阿拓笑笑。

“对了,后来你都没有继续追问弯弯过得怎样,为什么?”我问,阿拓第一次在店里撞见阿不思的情景彷佛历历在目。

“那还用说,阿不思是个好人,所以弯弯当然过的很好啊。”阿拓说,说得很理所当然。

阿拓的眼睛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是一杯清澈的白开水,也将所有人看成透明,他的世界很简单,也所以很有趣。或者说,能够被阿拓当成白开水的人个个都朝气十足、别具特色,在阿拓的形容里,他们都是好人、都被祝福。

“阿拓!”我大叫。

“啊?肚子饿了吗?要吃来来豆浆?”阿拓回过头。

“不是啦我又不是猪!我想问,你都怎么跟其它人形容我?”我蛮紧张。

“我都说,我认识一个很有正义感,很有勇气的女生,她叫做思萤,思念的思,萤火虫的萤,她不但救了我,还教我骑野狼,还常常请我喝咖啡、跟我看电影、还猜对了金刀婶的菜名,今年夏天刚学会游泳就救了溺水的阿珠好几次......”阿拓摇头晃脑念着。

一句一句,都晃进了我的脑袋里,盘根错节,紧紧抓住。

眼泪在大风中迅速被吹干,笑容却随着泪痕刻在我心里。

**************

我再度落选的消息三个室友很快就知道了。

念成表示男人当然不可信赖,骂了几句粗话后说要介绍几个比男人更男人的女人给我试试;思婷则说在他们贵部落里女生失恋视同家族丑闻,生气的兄长可以选择杀了女生遮丑或杀了对方泄恨,我说我哥没这个狗胆宰了对方,我也不想被我哥杀掉;还是担任管科一年级公关的百佳最实在,她说那个土木主将也是公关,两人约好要办联谊去崎顶玩水,我放下那台野狼乖乖让男生载,说不准能挑到个好对象。

“另外,你要多打扮,真幸运你遇到了我。”百佳眼睛闪闪发亮。

百佳要我坐在她身边,开始展开化妆品教学,品牌、基本彩妆、独家小秘方、卸妆、补妆、一般保养等等,甚至包括拋媚眼跟具诱惑力的坐姿,教到后来,连思婷都忍不住坐过来一起学,拿起粉笔画眼影。

小青以前曾说过,一个女人这辈子总会两个贵人,一个死对头。

一个贵人教你化妆、教你约会的技巧,另一个贵人跟你一起骂该死的情人、讨论离婚跟分手,毋庸置疑,百佳是第一个贵人。至于那个死对头,就是抢走你情人的那位恶妇。

*************

期中考后,我们跟土木系去崎顶联谊,浩浩荡荡的三十台机车,其中没有一台野狼。最亮眼的百佳坐在那位土木主将的后座,载我的男生也是两个月前参加新生杯辩论赛的其中一位,当时他是跟我交叉质询的对方辩友,叫吴汉中。

汉中有点胖胖的,但讲话很风趣,尤其我意外发现我们有个共同话题。

“你认识我学长?柯宇恒?那个办打架比赛的柯宇恒?”汉中大笑,他以前跟柯宇恒念同一个高中。

“他是我直属学长啊,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的那位。”我笑笑,说我也有去看他老人家办的格斗赛,虽然他没赢。

汉中一路都说着我学长在高中时期的种种趣事,还说他有一半因素是为了要参加无差别格斗赛才来念交大的,对于错过之前那场比赛他一点也不遗憾,因为他说我学长皮很痒,以后机会多的是。

崎顶沙滩旁是一长排供烤肉的石架。

我想生火,但几个同组的男生坚持这种事交给他们就行了,于是他们便开始将自己搞得灰头土脸,但火孱弱的不得了,我叹了一口气,真想卷起袖子示范我每年中秋节烤肉累积下的经验,但百佳瞪了我一眼,我立即想起百佳的至理名言”男生是一种喜欢逞强的动物,阻止他们逞强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们逞强到死”,于是干脆做壁上观。过了很久,别组的男

生拿了一瓶刚刚从附近杂货店买来的酒精膏浇上我们的木炭,一点火才真正成功,大家七手八脚将肉片跟玉米堆上架。

生火花了好一番工夫,但填饱肚子彷佛只是瞬间的事。

“要不要去沙滩走走?”汉中问,摸摸刚刚吃饱的肚子。

“是啊,去沙滩走走。”百佳说,她跟好色的土木主将先生站了起来。

我点点头,四个人脱下鞋子、卷起裤管,踏着轻轻铺上沙滩的海浪漫步,即使是下午了,阳光仍很娇艳,脚踝被暖暖的海水按摩的很舒服。

汉中不笨,或者说,可以在辩论赛场上将我质询得背脊发冷的人绝对聪明,所以汉中看出我其实对他没有意思,但他还是乐于跟我谈谈上大学后的宿舍生活,也对我口中剽悍的念成室友很有兴趣。

我跟汉中聊着聊着,突然间,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怎么了?看到认识的人吗?”汉中顺着我的眼神看着沙滩另一端。

一男一女背对着我们,走在沙滩上有说有笑。

“是啊,好像,不,根本就是我哥。”我讶异,尤其哥还牵着那女生的手。

上大学住宿舍后,我两个礼拜才回家一次,没想到只会看漫画跟溜冰的哥居然交了个女朋友?而且居然长得很可爱,是阿不思那色鬼会给高分的那种。

我跟汉中偷偷躲在后面观查一阵,哥跟那女生合吃一只冰淇淋,看来感情不错,而那女生一直都在笑,哥似乎背熟了不少笑话。

“李丰名!大笨蛋!”我冲到哥的后面大叫!

哥猛一回头,看到我时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交了女朋友也不会跟我通报一声!而且还是这么可爱的女朋友!该当何罪!”我用力踹向哥,他躲开,身边的女生则不知所措呆笑。

哥被抓包,只好向我介绍他上个月刚刚交往的女朋友。

文羚,清大化工系大二,哥半年前在网络上认识的,更精确来说,哥是她的读者。当时网络小说之风刚刚盛起不久,文羚也是其中一个创作者,她写的小品故事相当受欢迎,哥也是她的迷,两人是在三个月前文羚的新书发表会上认识,她觉得哥白痴到了可爱的地步,于是就这样这样,然后就那样那样。

“你呢?来联谊啊?真不愧是发春的维士比。”哥挤眉弄眼,要我速速离去。

听到维士比三个字我当然吓死了,赶紧拉着汉中逃离现场。

我一边跑一边想,哥真是时来运转,买了台中古车,还把到了可爱的网络作家。

而我还在原地踏步。

**********

回到竹轩,我将哥交了女友这件事email给小青报告,写着写着,我突发奇想在网络搜寻文羚以Pipedog为名发表的小说,一查,原来文羚不只出了一本书,她可是网络小说出版的常客,作品大都是以爱情短篇跟生活小品为主,我找出她最近两个月来写的、一篇叫”在屋顶上凝视月亮的猫”的故事,泡了杯咖啡坐在计算机前慢慢品尝。

文羚这篇近似童话的故事里,有许多搞笑的动物角色,其中一只叫银色饼干的猫,牠喜欢看漫画、喜欢躺在屋顶上发呆、喜欢偷偷摸摸装鬼吓自己的妹妹金色饼干,我越看越像哥。而一只叫月光的孔雀,我猜多半是文羚自己的化身。

读了一个小时,咖啡喝完,故事也结束,银色饼干与月光乘着荷叶做的小舟顺水而下,踏上寻找传说中巧克力堆积如山的梦之城的旅程。

“真可爱的故事。”我自言自语。

我想,文羚应该很喜欢哥吧,要不然不会将哥写成主角。

她也真是个细心体贴的女孩,才能在短短的相处里观察出哥的个性与习癖,将哥写的灵活无比,还赢得好几只小母猫的欢心。

或许,我也来写个故事?写个关于老板娘的故事,写个阿不思的故事,写个阿拓的故事,然后,偷偷将自己跟泽于放进这些故事里。

如果现实中我不能与泽于在一起,至少能在真真假假的故事里一圆自己的梦。

我沿着竹湖绕了一圈让头脑清醒,一边思考我该写些什么?真实与虚构之间应如何平衡?谁当主角配角?小说的名字呢?

趁着期中考刚刚结束时间比较多,也趁着一股破竹之气,我一回到寝室冲了杯清茶后,便开始敲下我生平第一次文字创作。

“这个故事,就叫做等一个人咖啡吧。”我打开word新档案。

打算,从极为有戏剧效果的阿不思开始写起吧。

0 位帅哥美女留言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